苦境:我在德风古道那些年_第一百四十九章:一支奇葩香独秀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一百四十九章:一支奇葩香独秀 (第1/3页)

  “你连论剑海都去过,也在剑碑上留过名,也不差这一卷手札了。”

  “你能学会是你自己的本事。”

  “甚至,如果你能学会还可以去读书,无需别人推荐面试入门,再通过考核,就可以直接名列昊法修堂。”

  德风古道对武学的管控,就是基本不管控,一个原因是根本管不过来,另一个原因是没必要,只有少部分武学不允许向外传播。

  尤其是《剑皇经》被完善并开始推广,儒门剑者其实会陷入一个怪圈,两人论剑,获胜的那一个人所修持《剑皇经》之境界必然高于败者,现在这个情况还不严重,往后,根据儒门司命推算还真不太好说,因为《剑皇经》与剑道能够互补。

  所谓剑道,自然是指论剑海剑碑上那个剑道。

  儒圣明德一脉大多武学,皆成体系,所以对是否外流根本不担心。

  破解?这得去找剑皇尊驾谈。

  就算武学同出一脉,也会因为每个人功体与侧重不同,衍生出不同支流,玄凌苍能将武论送人自然有他的底气,更不用说还有纵横子背书。

  “多谢,改天我做东。”汲无踪致谢后开始翻越手札,其中内容并不复杂。

  并且原文旁侧还有人进行过注释。

  方才好像听说,文风谷掌门不擅长剑道?除非这卷手札乃是其他人所写,不然这怎么看都不像不擅长剑道之人。

  “你这个位置看日落还挺合适。”

  玄凌苍走近他身前,端着玉烟管吞云吐雾,放眼看向远天那夕阳西沉的景象。

  他现在讲话,可要比以前直白多了,就是不知道其他人现在正在忙什么,当年云忘归牵头,他们在一个月朗星稀的夜晚把香还白套麻袋,长着一模一样的脸,连一些小动作也一样,还能继续否认自己是素清阅转世?

  众人一同确认,一同套麻袋,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打了几拳。

  力道根据性格不会也略有差异。

  邃无端不算,单锋创者当时在给他们确定位置以及警戒。

  打完之后,剩下的就是坦白从宽抗拒从严。

  他们认识的是素清阅,所以,每个人对香还白的态度不同,部分人还是用着以前的称呼,另一部分则顺手进行了更改,比如豆腐尊者。

  又香又白可不就是豆腐,以他们的身份,查一下好友的过往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